<cite id="tz57f"></cite>
<var id="tz57f"><strike id="tz57f"></strike></var>
<menuitem id="tz57f"></menuitem>
<ins id="tz57f"><span id="tz57f"></span></ins>
<var id="tz57f"><video id="tz57f"></video></va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2019-04-22 07:34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贝撕?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つ乖峄蚓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分享
4867353
0
新分分彩票那个台_新分分彩票哪里可以买吗-新分分彩票哪里看视频直播 篮球公园| 孙俪请求停止偷拍| 明日之子| 日本移出白名单| 朱一龙| 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第一季| 孙俪请求停止偷拍| 日本移出白名单| 王一博| 香奈儿|